只是一个问题

科学案例

哲学案例

可视证据

什么使人类有价值

流产后

 

什么使人类有价值

人类有价值只因为他们是人 , 而不是因为 他们在有生之年获得或失去的某些特质。 如果否认这一点,就很难说为什么客观的人权适用于任何人。

人类整体

回顾一下,反堕胎者认为,从发育的最初阶段起,胚胎是独特的、有生命的、完整的人类有机体。 他们不是较大体积的人体的局部(如皮肤细胞),而是整个人体的实体,能支配指挥自己内部的生长和发育。 反堕胎者并不依赖神学来告诉他们这些,而是依靠胚胎科学。

诚然,科学不能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对待未出生的生命。 它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在殴打妻子之后又去虐待幼子是错吗? 科学不能帮助你回答这个问题。它 也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未出生的人(或者和此相关的任何人)有生命权。 总之,只凭科学不能裁定反堕胎的立场,尽管它可以给我们提供所需要的事实,即从大量争议性问题中汲取道德结论,包括堕胎、胚胎干细胞研究以及克隆。 因此,解决这些问题的第一步是用恰当的科学事实说明未出生实体的生物特征。 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这些事实是无可辩驳的:胚胎学的教科书一致指出,新的生命在受精完成时开始(或在一个成功的克隆过程之后)。

宗教问题

在这一点上,一些主张堕胎的人拿出了标准的停辩牌: “ 如果不把宗教的形而上学引入这场争论,没人可以声称胚胎或胎儿是有价值的人。”

是的,这是真的:胚胎具有价值的观点确实是建立在承认人权和人的价值有神圣起点的世界观基础之上 。 但是,我们是否就此得出结论说反堕胎一贯是不理性的呢?

这种观点显然是错误的。

首先,认为胚胎具有价值不比说一个五岁的孩子有价值更具有宗教性。 拉梅什·彭努如写道:

“ 反堕胎者的论据是,杀死 8 周龄的胎儿与出生 10 天的婴儿没有任何差别。 很多人相信上帝不允许杀害 10 天大的婴儿。压力之下,许多人不能给出有说服力的非神学理由,说明那样的杀人是错误的。 因而我们认为,反对杀害婴儿本质上不是宗教的观点。”

事实上,彻底的唯物主义(世俗)的世界观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任何事物都有 价值或生命权? 按照唯物主义的说法,宇宙中的一切 — 包括人类和他们的理性探究能力— 出于盲目物理过程和偶然。宇宙来自虚无,产生自虚无。 充其量,人类是宇宙中偶然事件的产物 。 面对这一毁灭性的消息,世俗主义者只是预先假定有人类的尊严、人权和道德义务。 但人的权利和尊严在什么样的自然主义基础之上可以得到肯定?

第二,仅仅因为反堕胎的看法和某一特定的宗教观点一致(如基督教的有神论,保守的犹太教或伊斯兰教),并不意味着只能用排斥这一观点的论据来为其辩护。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以杀害儿童为乐是错误的 , 他们不需要在教会中找到教义来理解这一真理。 同时,很少人可以提出一个完全世俗的论据 , 详述为什么欺辱幼儿是错误的。 但这很难阻止他们认识到这个道德真理,即便他们不能用完全世俗的语言来说明他们的理由。

第三,即便我们认为反堕胎的观点本质上是宗教的(尽管反堕胎的拥护者可以用非信徒能够接受的理由为自己辩护),为什么有人推断宗教的真理不能算作真正的知识?这种形而上学主张的证据是什么?比如 . 历史的基督教,它不教导盲目信仰,而是教导建立在证据上信(知识)。 这一点在整个新约中都能见证:

•  希伯来书 11 : 1 - “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 实底 ,是未見之事的 确据 。 ”

•  使徒行传 17 : 2-4 “保罗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讲解陈明基督必须受害、从死里复活,又說 ‘ 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 穌、就是基督 ' 。”

(也见使徒行传 2 : 32 , 36; 使徒行传 1 : 3; 和马可福音 2 : 10-11 )

简而言之,基督教信仰是历史同时也强调现实。 使徒保罗说得好:如果基督在身体上和历史上没有死而复活,基督教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哥林多前书 15 : 1-15 )当然,基督教有神论有可能有部分或全部的错误(虽然我认为这是极不可能),但认为信徒不能用理性的论据捍卫他们的观点则是完全错误的。

第四,反对 “ 强制宗教 ” 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理由,而是用来压制一切反堕胎的工具。 法律教授玛丽·安·沃伦正当地问道,为什么公民在堕胎这个问题上不得不保留其道德观点,但在其他问题上却可以毫不犹豫地提出以宗教为依据的道德观点,比如越南战争、死刑、公民权利和贫困救济? 尽管在自由主义精英看来可能有点奇怪,大多数我认识的宗教保守派并不想要一个把神学教条强加于人的神权政治或 “ 基督教 ” 国家。 他们要的是一个更公正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中不分宗教、性别、大小、发展水平、位置、或依附性、没有人被剥夺最基本的人权。 他们还想要尊重法律制度而非坐在凳子上制定法律的法官。

最后,我能扭转局面,对世俗批评家说:“给我一个假设不以超自然为基础的堕胎理由。” 严格的无神论者有这样一个问题:堕胎权源何而来? 如果来自国家,那么要是国家决定取消这个权利,他实在不能喊犯规 。 毕竟,授予权利的政府同样可以把权利拿走。 然而,大多数堕胎支持者认为堕胎是基本的权利,意思是它植根于超越人类政府运作的东西。 然而,如果没有超自然的权威来源赋予其权利,这些超自然的权利从哪里来? (杰弗逊认识到这个问题 , 并及时把人权和平等建立在超自然的造物主这个概念中。)当然,这本身并不能证明基督教,犹太教,或任何其他的世界宗教是真实的,但它似乎排除了无神论就是基本人权的充分出发点。 总之,我怀疑,世俗批评家如果不借用他如此轻视的有神论世界观就能启动对基本堕胎权利的要求。

回到基础

可悲的是,现代的法理学家忘记了他们早期的美国同行明白的两个基本真理。 首先,政府的目的不是为了创造权利,而是要确保我们生来就有的权利。其次 ,一个人如果不考虑道德现实,就不能严肃地谈论有关真正权利或普通人权的事(即,对是非的信仰是实实在在的,而不仅是人们见解或文化的构架)。 简单地说,如果道德真理不作为法律的基础存在,那么法律本身就变成只是一种原始的、不对任何人负责的政治权力体系。

道德中立是不可能的:堕胎争论的双方都带来了之前的纯粹哲学的承诺。 那么,为什么自由主义者可以把他们关于胎儿的形而上学的观点合法化,而反堕胎者就不行呢?反对堕胎的人并没有强行施加他们的意愿 (除了极少数人使用暴力);他们提出这些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希望选民会投票表决使之成为法律。 这就是所说的民主。

新相对论:谴责但允许

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2006 年 6 月的一场辩论中,施行流产术的梅雷迪斯·威廉姆斯博士一再称人工流产为悲剧,她说她也希望在没有法律通过限制它的情况下尽量减少这种做法。

但是,为什么堕胎是悲剧性的,她为什么要减少它,她没有说。 如果未出生胎儿只是一件 “ 寄生品 ” ,就如她不止一次在辩论中所称的,难道摘除这件寄生品不是一件好事,又怎么会是悲剧呢?越多堕胎越好! 但 她不能两者兼得。

在整个交流过程中,威廉姆斯博士无法决定是否妇女有绝对的身体自主权。 在辩论的第一部分, 她或多或少地认为她们有。 然而在之后的交叉检验中,当我迫使她回答里奇·普帕德医生的问题时,她放弃了先前的观点:

“ 让我们说,一个女人有难以忍受的恶心和呕吐,坚持服用镇静剂来她缓解症状。 在医生解释了由于这种药物会有可怕的出生缺陷的风险后,她仍然坚持服用,理由是胎儿没有对她的身体的处置权。 医生拒绝给她开镇静剂,但她搞到一些并服下,结果是她的孩子发育没有上肢。 我们相信她做错事了吗? 我们会因她有身体的自主权而原谅她吗? 胎儿毕竟是一个不速之客,甚至没有生命权,更不用说一个没有病原体的环境。”

当威廉姆斯博士说女人的做法是错误的,我回答:“所以,如果母亲选择使用药物 来伤害 她未出生的孩子是错的,但如果她选择堕胎 杀死 他,就可以了么?”

记者克里斯托弗·考德威尔这样总结到:“美国人并不想要一个反堕胎的政治制度,这只是他们认为应该要的东西。” 即使他们不赞成堕胎时,“他们为他们的反对设置陷阱,这样就不会真正削减他们对堕胎的权利……美国人既想标榜道义上的反对,同时又要保持它可以使用。”

在没有通过一项法律限制堕胎的情况下,威廉姆斯博士希望减少堕胎。宗教和道德没有消亡,它们只是退让到对我们没有任何真正要求的私人领域。 考德威尔是对的:这根本不是反堕胎者的姿态。“这是无用的道德准则,是占反堕胎文化的便宜。”

不信神的反堕胎者?  

是的,有这样的人, 我很高兴能有他们的帮助来反对堕胎。 但他们的形而上学很成问题。 正如保罗·库潘较早时指出的,无神论者很难对人的尊严、人权、或道德义务有实质性的本体论基础。 他们只是假定这些东西。 但人权和人的尊严在何等的自然基础上得以肯定?难道我们只是自然的意外事件?不错,无神论者可以识别道德真理,但他们不能本体地建立其道德主张。 简而言之,他们不能真正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应该在堕胎或任何其他道德问题上正确行事。

底线

一个有神的宇宙更好地解释了人权和人的尊严。 对于有神论者,人的价值体现在其作为人类的美德上,他们体现了其造物主的形象。 同时,客观道义变得有意义,因为它建立在一位客观道德法则施与者的基础之上。

继续下一篇文章

©2009 - Scott Klusendorf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