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问题

科学案例

哲学案例

可视证据

什么使人类有价值

流产后

这是堕胎视频
警示:含有生动图像

 

只是一个问题

关于人工流产的辩论不是赞成堕胎者与反对者之间的争论。与隐私权和信任妇女无关。 与此相反,争论引出一个关键问题。

什么是未出生的?

倡导 反堕胎的人认为,选择性人工流产不公平地夺去了一个毫无抵抗力者的生命。 这就把流产简化成一个问题: 未出生者是否是人类家庭的一员? 如果是,那么出于利己而杀害他 / 她则是一个严重的道德问题。它(堕胎) 对待一个独特的有自身价值的生命,如同对待任意使用的器械。 反过来说,如果胎儿不是人,选择性堕胎就不需要比拔牙更多的理由。 正如格雷戈里·考克尔指出 , “ 如果胎儿不是人,选择性堕胎则不需要理由。但如果胎儿是人,没有任何一个堕胎的理由是充分的。” (考克尔, 珍贵的未出生的人, 第 7 页)


这并不是说,人工流产对于大多数女性很容易。 相反,做出这样的决定可能有复杂的 心理 ,也许对一些人甚至很痛苦。 但是,今天的主题不是心理学,而是道德:即使感情上有抵触,我们能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吗?

  每个人都同意堕胎杀死了活的生命。 毕竟,死了不会再生长! 但是,夺去任何一个活着的生命是否正确完全取决于一个问题: 那 是什么样的存在?


有的人希望完全忽视这个问题。他们只是假设未出生的不是像你我这样的人类。

这里可以澄清这个问题:每当你听到一个选择性堕胎的理由,问问自己这个特定的理由是否也适用于杀害幼童或其他人。 如果不,那么这个观点就假设未出生的不完全是人,比如像幼儿。 但是,这是个问题,是不是?

妇女有权作出自己的私人决定。 ”

想象一下,一个女人面前有个两岁的孩子。 是不是因为是发生在私密卧室里,她就可以杀了他 / 她呢? 当然不是。 Why not? 为什么不是? 因为孩子是一个人。 如果胎儿也是人,那么他们不应该以隐私的名义被杀死,就像我们不能以同样的原因杀死一个幼童。

当然,堕胎支持者会回应杀死一名幼童与杀死胎儿是两回事,就像拿苹果和橙子相比。 但是问题就在这,不是吗? 未出生的人是像幼儿一样么? 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们无法逃脱的问题。

但是许多贫穷妇女养不起另一个孩子。 ”

当人变得越来越贵,我们可以杀死他们吗? 假设一个大家庭集体决定悄悄扔掉其中三个最年幼的孩子以帮助缓解家庭开支。 这可以吗?

主张堕胎者同意杀死儿童是错误的,但坚持认为流产胎儿与杀害一个孩子不一样。 啊,问题就在这:不公正地杀害一名胎儿和不公正地杀害一名 2 岁儿童在道义上是一样的吗? 所以,再一次,问题是相同的:未出生者是什么?

女人不应该被强迫把一个不想要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来。 ”

主张堕胎者有时认为,结束胎儿的生命更人道。 “谁想成为家庭中被拒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被需要的权利。”那么如果你不被需要,我们可以杀死你吗?假设一个幼儿是不受欢迎的,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到5岁的时候,仍会被忽视,被虐待。那 我们现在应该杀了他省得以后麻烦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它把我们带回一个关键的问题:未出生者是什么?

没有女人应该被强迫抚养身体残疾的孩子。 ”

假设你面前有一个智障的小男孩。 他不很聪明,不会说话,也听不懂别人的话,从头到脚都很怪异。 难道因为他的状况就能获得道义的许可而杀死他?

赞同堕胎者认同我们不能毁了他,也认为我们应该像对待其他残疾人那样给予他同样照顾。 但这同样引出前面的问题:如果未出生的残疾胎儿是人,就像残疾的幼儿一样,我们应该因他们不符合我们的完美标准而杀死他们吗?因此,在堕胎这个争论上最重要的问题不是残疾, 而是“未出生者是什么?”

每个女人都有权为自己决定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

你会将你的道德观强加给一个在身体上虐待自己 2 岁孩子的母亲吗? 你最好这样做。 任何人都不该被虐待。

你现在明白问题 不在 道德观的强加 ,它 无 关乎个人隐私,它 无关乎 经济困难,它 无关乎 身体残疾,也 无关乎 意外怀孕。 所有这些归结为一个问题: 未出生者是什么?

继续下一篇文章

©2009 - Scott Klusendorf – 版权所有。